签证200优惠券
首页>旅游线路>风雪万里行 —-自驾车从多伦多到温哥华 上

风雪万里行 —-自驾车从多伦多到温哥华 上

08/24/2011 14:36 发布 类别:旅游线路  |  浏览(13467) 收藏文章

 

“万里赴戍机,关山渡若飞”这名句绝唱,首先反映了一种生活的无奈,但更显示了人生气度与胸襟气概,大可成为一生中最精采得意之笔。某人偌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和尝试,不虚枉在世间走一遭也。

笔者曾于2004年底,被限时到职报到、举家迁徙,将变卖不掉的家什物件一根筷子不落地装上车,驾驶一辆DODGE GRAND CARAVAN〔道奇加长车〕,从加拿大中东部安大略湖畔的多伦多,横穿北美大陆,抵达太平洋西岸的温哥华。此行正值岁末寒冬多雪天气,北美高纬度区风雪弥漫,沿途路况殊为艰难,全程4500多公里。托佛祖保佑,踏行北美雪域人未老、关山险阻均在谈笑间,每每回忆此历程,感慨唏嘘不尽矣!
今用文字记叙下来,以饔读者,同时对己则是弥为珍贵的人生纪念。

一,20041227日,多伦多—–西安大略省 wawa  880公里

顺便补充几句,当时本人的情况颇为特殊困难。和我共同生活六年、已成〞抗战夫人〝的苗峰〔见拙作「我的第三个女人」〕,两次违反移民法被拘禁在渥太华监狱。念其与本人在阿根廷打拼多年,结有不浅的恩爱感情,故倾全力营救她,重金骋请知名律师,求助于教会出面疏通援助,视如己出地照顾其从中国团聚移民过来的未成年女儿等等。但因来加国多伦多登陆时间过久,批准我们PNP省提名移民的BC省投资主管部门来涵来电,如再停留东部、不履行投资承诺,今后加国身份问题堪忧。

 

迫于无奈,我到监狱与苗峰隔玻璃窗泪眼婆娑作告别,将家里东西装成十六大箱,拆掉加长车中后部座椅,将其绑到车厢顶上,准备停当后,择日启程西行赴温哥华。
启程前,反复研读行政区域交通地图,用塑料写字板将沿途转换线路写得清楚醒目,以防差之道径、失之千里。有文章报道说,有个美国家庭驾车旅游,走错一个〞EXIT〝,全家走上不归路。丈夫离车徒步呼救失踪在莽林中,妻儿被俯瞰巡逻的直升飞机救走。

一切准备就绪,我诵〞大悲咒〝〞心经〝多时。小区雪痕斑斑、树木凋零、苍凉落寞,天空阴云四合,又是一个风雪来临的天气。


    晨八时,我们启程离开多伦多士嘉堡区。沿着highway 7400公路,天气雨夹雪。位列北美第五大城市的多伦多于我们身后渐行渐远,像褪去的海市蜃楼般消失在冰天雪地里。离都市越远,来往车辆越稀疏,原野、工厂、村舍,沿途尽见雪皑绝、白茫茫一片。公路被铲雪车清道后洒上融雪盐、车过后泥水四溅。我们车子以100公里速度顶着凛冽北风顽强前进。数小时后,发觉车顶上〞沙沙〝声愈烈,原来是包裹座椅的塑料布吹开了,停车路边试图重新包扎,手边无工具绳索,心急情不定,干脆扯下包装物,裸露座椅任其风雪吹打了。

走完400号公路,经过一道铁桥向西拐入69号公路,脱离了时有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气,进入一条林海雪原的僻静孤寂之道。按地图标识,这条路、以及将要连接的17号国道,一直若即若离蜿蜒在北美五大湖的北畔向西北延伸,直到安大略省西部重镇、五大湖最西端的苏必利湖畔的thunder bay为止。行程近千公里,大半穿行在莽莽林海之中,部份地段沿贴湖畔,伴有傍山依水的旖丽风光。

道路静谧、没有丁点声息响作,连活跃在林间的北美松鼠都不见迹。路两侧的林木仍显苍翠葱郁,团团簇簇的雪压着枝叶。公路为来往双向的四车道,路两侧,被扫雪车堆砌成一米多高的雪墙,路面被撒过雪盐后雪水融化、车辆碾压有些泥泞肮脏。圣诞节刚过新年元旦在即,隆冬天气人们是不太出门的,开了半天见不到一部往来的车辆。
阒静的环境使人的心情很压抑,我瞄了瞄后视镜中满车厢的家什物件及坐在副驾驶椅上的孤若零仃的小丫头—-苗峰的女儿,感悟到,贫富贵贱不论,太平日子、安居乐业就好。

下午三时许,到达sudbury69号公路到此结束,苍茫的冬日之光孱弱无力、铅灰云层滞重地向心境压迫过来,城市的楼宇群落、工厂的烟囱白雾浮现眼前,陆续有车辆拐进微有坡度的山道进入城区去了,我们沿着城市的外缘继续赶路,汇入了17号国道。
17
号路源于东部的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止于安大略省西部和曼尼托巴省,与〞0公里〝在温哥华外的维多利亚岛1号国道相连接。17号国道约1600公里,沿途城镇寥落、人口稀疏,大部穿行在茫茫的原始森林之中。话题再宽泛点,加拿大90%的地方是高寒森林不舒合人生存的,人口、经济活动全集中在美加边境走廊带。而17号公路则是加东地段的走廊带的北缘。

时间在枯燥无聊的林海行车中点点度过,公路中竞是我车孤家寡人一个,前不遇来者、后不见继人,举目所见,除了绵绵不绝北美杉松森林、及路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积雪的严寒景像之外,别无其鸟兽人迹的活气。再者,沿途中很少见公路的路标设置,譬如转弯、坡度拐道、前方城镇的公里距离等等。这对于北美富国的交通设施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晚六时,到了美加边境城市sault ste marie,城市的对面是美国的密歇根州。此时已是万家灯火的夜景,我们随缓缓移动的车流涌入一条城市的主道,突然小丫头告诉我这是去美国的路,她指点路边一块招牌,昏黄的电杆灯光下〞to usa〝赫然在目,我赶紧将车移向一个出道口。初入一陌生城市,东西南北有些晕头转问,时辰即夜,想找一个汽车旅馆歇下来。车在城区巡转数遭,没见有motel,问了两当地人也不知所云。
停在一个空旷的停车场,在两个集装箱卡车之间驻车半晌,我与小丫头思量踌躇道,高寒之夜,在车厢里倚椅入寐恐怕不是办法,不如吃点东西喝点热水继续赶路,想沿途中总会有motel的,到时就地歇宿。
离家前夕,就做了一些饭菜。准备在歇宿时借旅馆场所加热,供最初两天路上食用。今天一天几乎未吃什么东西,勉强吞噎点冷食、喝些水匆匆赶路。

出了城区,身后灯火渐稀疏,前方一片漆黑。天气骤变,雨夹雪迎面扑向车窗玻璃。拐弯下坡处,一辆对面而来的载重集卡粗声吼气插我车而过,溅起的污雪泥水扑满视线前的挡风玻璃,我顿感后悔,出远门的人应该〞鸡鸣先看天、落日早投店〝。而如今,孤车、雪夜、黑道,山高水低之前途在何方!

以前,我有过很多次的夜间长途开车、并且都是首次前往的陌生地之行,譬如,在阿根廷外省卖货赶大集期间及加拿大的渥太华之行。但是,披星戴月或是深夜里风雨兼程毕竞还有些你来我往的夜行车者,换言之,如有个什么不测事件可等到一个好心人的援手或传递信息的知情者。可是,今晚的贸然出城真是有点唐突恐怖了。车窗外漆黑一片,被污泥浊水迷糊过的两柱大光灯发出萤萤弱光,勉强能看见当面路况,玻璃雨刷持之不停地扫清迎面扑来的飞雪,生怕它疲劳久时不工作了、片刻间积雪盲住我的眼睛。我叫小丫头睁大眼努力观察路边的标牌搜索周边是否有屋宇灯光,一心祈祷能早点出现一个motel的避风雪的地方。

雪夹雨骤大或小、时停时下,但外面的山川地貌的轮廓仍然看不清,只感到车子在上坡又下坡,且起伏较大。有的坡度用四十公里的时速攀爬都感到乏力,照理说,这样的情况应用慢二档,但当时心急犯忌,产生了第二天的变速箱出问题的隐患。风雪呼啸声时而掺夹阵阵涛声,按研读地图的印像,应该是沿贴着五大湖的休伦湖的北岸行走了,这一带风景应该很美丽壮阔的,可惜是沉沉黑夜一无所览。

涛声时隐时现,弯弯曲曲的山道亦然。在公路另一侧有数处灯火屋宇,是否为汽车旅馆不可知,但因公路隔离墙相阻而不可入,只能闷头向前赶路了。出城区时有大半箱油,道上连供油站都没有,路程、油耗与时俱进,汽车油表的指针渐渐下沉了,前方之路永无休止地延伸,周遭仍是漆黑静默一片。我有点焦急,叫小丫头打开车厢顶灯,拿出地图来,看看下一个有可能到的集镇是什么地方,她凑着灯光看了半天,告诉我一个叫wawa的地方。
wawa
成了我们心中的一盏明灯!但愿车子的油料不要半途罄尽。

 

夜十一时,到达wawa。未到此地时将其想像成灯火珊阑之地,近处一看只有三五人家,路边的缓坡之上,一排平房建筑外的一块motel大招牌招摇醒目,二三辆汽车顶头停陷在各自房客的门口雪堆里。我摇晃着精疲力竭的身子敲开旅馆主人的门,要了一间房间,将车停妥在房门口,我们进去洗漱一番、然后用电热壶烧了开水泡食方便面。
旅馆房间有两张床,小丫头是将成年之人,为避不必要的尴尬,我蜷缩在车子内。夜愈深沉,寒气愈亦奇重,一般说,此时的室外温度应在零下二三十度,我将副驾驶座椅放平躺在上面,翻出棉被将周身捂裹得严实实的仍抵御不往酷寒,侧辗不已,几乎彻夜未眠。

二,1228日,wawa—–thunder bay  491公里

晨曦放亮时,从恍惚中冻清醒。想到车外活动一下僵硬的身子,但外面是一片冰雪天地。捱过些许时份敲开小丫头房间,一边发动车子使引擎预热,一边洗漱、烧水泡开方便面,吃了早餐后登程继续赶路。
离开motel百米的公路对侧就有一规模不大的加油站,加满油后,车子在泥泞的雪水公路缓行,发现公路左侧休伦湖畔有一大片小楼别墅、庭院、露天餐饮区,先前据motel主人介绍,真正的wawa在这里,这里是国家级风景区,有各种野营、野餐休闲地,附近还有飞往全国各地的空港机场,可惜现在是隆冬季节,各个饭店旅馆、野营设施都休眠了。

这一路的景致平平,但也有山道弯弯的崎岖走势,道上绝少过往车辆,北美的自然环境保护应属上乘,但是逶迄的山岭和疏密有致的树林间不见雀影鸟聒。公路两侧,时有乳白色的村舍、谷厂、教堂、房屋跃入视野眼帘,但大地像似被冻僵、尚未苏醒过来,一切都落入冷寂寥竦的寒气之中。

 

车行在一段傍山依湖的湖湾高坡路段,这里水天开阔、景致浑然、心旷神怡。我忍不住大自然的诱惑,将车子停在路边,钻出车厢站在休伦湖边。在匆忽的人生岁月里,时时奔波于蚁作蜂工的忙碌之中,竟也能随遇就闲、偷得瞬间的时刻,站在这北美的〞地中海〝五大湖边,将身心与大自然作短暂融合。

极目云天,云霾铅灰色、深沉滞重,云层绵绵密密、遮天蔽日不见丝缕的光亮,这是多雪的北美冬天景像。湖水像一幅墨绿色的油画、无边无际地轩嚣泛起一层盖过一层的白浪花,天水迥然的两种色彩向天涯边陲无限延伸,最终浑融一体成灰褐苍芒之色。脚下是悬崖陡壁,临渊心怯、腿软心虚不敢再逾越半步。虽不能见〞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磅礴气势,但涛声阵阵不绝于耳。五大湖区的凛冽寒风是有名的,我单衣薄衫,有点抗不住撞击回旋于山壁的湖风的侵袭,由小丫头替我拍几张数码照片,钻进车内。

 

时近中午,在一段上坡路上,车底盘听到一声〞喀嚓〝轻微声,随即仪表盘跳出一个变速箱出故障的黄灯,我大惊失色。试行过后,倒档没问题,前进档的第四档即快速档没有了,踏足油门指针过三干五百转以上车速只能七十五公里,正常情况是二千转即可达一百公里以上。车似负重的病牛,喘嘘不己竭力爬行。
我的这辆车是经一华人汽车销售员介绍,从一个印度私人手里买来的二手车,外表车况良好,经上网查证交通部没有碰撞及其它不良记录。但跑了一次多伦多到渥太华来回九百余公里后,仪表盘公里数指针像神经病样上下乱窜,车子时停时走,到delar专修店去捡查,说是两块电脑板坏了,年份不长、五万公里新车怎么会有这情况呢?店家的电脑记录说这车是碰撞大修过的车,已经丧失了全保资格。专修店有个中国雇员悄悄告诉我,一般说,电脑板是难得坏的,大概是大修时,电脑板被人拆换调包了。两块新电脑板要两千元呢。他还说,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这部被撞过的新车到底在多少重要部件上动了手脚还不知道。

说起这部车、以及后来为其糜费钱财的数,满腹的懊丧、气绥与不幸。但本人偏有自认倒霉、不肯绞尽脑计推出去祸害别人的迂腐痰气。总认为,人与人、人与物甚至某一地域相处时间久了,都会有感情的。这车就像自家出了一个百药缠身的病孩,只能是遍求名医望闻问切,绝无遗弃的道理。

与之相依为命、赖以举家搬迁的重载车出状况后,人的信心情绪受到很大打击,况且尚不知此黄灯能否嘎然跳成红灯,车子会否陡然停坏在半道上。我,一个对汽车机械知识知之甚少的人,面临这种难堪只能是惶而悚之,当时一心祈求有个地方可供咨询、或修理一下车子能够应付一下山高水远的旅程就好,但是道上人烟渺茫、有点与人世隔绝的无奈。一路上,我阴沉着脸、长时间不说话,凄凉地驾车慢慢蜗行在湖畔、山道、林间。

下午二时许,车子爬上丘陵坡道时,远处百米公路另一侧有一个村镇,顿生一种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的欣喜。到近处一看,一个镇市模样的楼宇蜷缩在公路的里端,一条不规则的便道由对面公路边分叉向侧延伸,吃不准这便道是否可进镇市,我将车略靠一下路边的雪墙边以便观察。车刚挨雪堆边,〞咣当〝一声,车子的右半侧的前后轮子陷空,车子剧烈倾斜,车内堆列的物件倒向一边。小丫头惊得大叫几乎要哭出来,她那边的车门被雪堵死打不开了,我急忙开门钻出车外,将小丫头拉出来,稍缓过神来一看,苦也!车身成四十五度倾倒陷沉,车顶上绑扎牢固的座椅像要逃脱似地挣扎向右侧移位……

此时,犹似神助也,身后我们这一侧的斜便道上,〔这侧的斜道和对侧像似进镇市的便道是通连的〕突然驰来两辆4×4大功率带货斗的农车,紧急停在我们身边。一个三十多岁红脸膛的乡民和另一位年龄略大穿着肮脏皮衣的男子一前一后跳下车,对我连说带手势比划一番,红脸膛乡民又从他车内拿出一根长长的宽边帆布带,那时我刚从西班牙语系国家过来,不谙习英语,但其意很清楚,他要我上车发动机器,方向盘朝左打,同时齐力发动,配合他们对陷空车的拖拽。
红脸膛乡民匍匐在地替我车绑好帆布带,一切准备就绪,着皮衣男子站在一边发着号今〞0ne twothree〝,我们两车一起突踩油门,在戳力同心之下,车子竟然点点扶正、缓缓爬出了陷坑。小丫头以中国大陆人的思维赶忙对我说,伯伯,你得给人家十块钱,我拿出一张五十元美元给两位见义勇为的乡民,着脏兮兮皮袄的中年乡民对我摇摇手微笑道,no money,jast thank god!〔不需要钱,应该感谢上帝!〕

出国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南美的阿根廷还是北美的加拿大,我随时随地会被〞上帝〝这个名词所造成的影响而感动着,〞上帝〝,包涵一个神圣伟大的宗教思想、熏陶着许许多多的纯洁心灵、培养着难以数计人的大爱情燥。我虽然因文化背景的熏陶及自身的根器秉赋不同而无法深刻理介它,但我从心底里尊重它,上帝和佛祖一样,闪耀着投向人间的无限扩大的光环。

 

还好,车子经此一劫无甚大碍,惊魂甫定后终于在小镇内找到一家修车行,在这简陋小铺里唯一的鬈毛小师傅看了看仪表盘的变速箱黄灯摇摇脑袋,他说他很忙,这个黄灯也很复杂,你得去thunder bay城里去修,还怕我听不懂意思,特地将地名用笔拼写出来,并且说,这里离〞桑德贝〝很近了。
怏怏而出小镇,继续西行赶路。小镇给我的印像有点平庸古怪,有点像高尔基〞人生三部曲〝俄罗斯肮脏泥泞的雪天乡村之景,但两个施援拖车的乡民之音容笑貌将永远烙记脑海、永不消逝。

17号公路与另一条重要的国家公路11号公路有一百多公里是重叠的,这段路车辆繁忙、人烟也较稠密。下午五时左右,到了thunder bay

thunder bay城中译为〞桑德贝〝,是五大湖最西部、也是最大湖泊superio lake即苏必利尔湖的港口城市〔安大略省及中部草原省区工农业产品物资的集散地,年吞吐量全国第三〕,城市约二十万人口,从多伦多到这里已经走了1355公里了。
新到一个陌生城市对交通前进方向都有些盲目性,当时,只想找个修车行将车故障问症清楚,好使一颗悬心落地。进了城区询问当地人,在接近湖滨看得见排排起重机及集装箱码头边找到一个修车行,车行不大但忙碌混乱,找到负责人将他拉到车边看仪表板黄灯,他说今天快下班了。你们明天来吧。小丫头突然提醒我,问问dodge车专修店在什么地方,车行负责人爽快地告诉了地址。

找汽车旅馆颇费周折,我们沿着进城的原路缓缓退出,总想motel不可能设在市区里,经过超市门口问人、穿行于居民小区里探路,东说在东边、西指在西面,车轱辘滚出不少冤枉路,仍未见到旅馆的影。华灯初放,全城渐渐灯火辉煌起来了,我们也更作急了。在一个热闹的市中心的停车场上,询问一个刚刚泊好车的中年男子,他热情地比划告诉我们motel就在附近,如何如何走指导一番。但那天晚上我们脑子确实愚钝不开窍,转一圈仍未找到,再折回停车场,恰巧又碰见那位中年男子倚靠车傍抽烟。最后他欣然钻进自已车子替我们带路。

这是一个二层楼、规模很大的motel。我们找好了房间,顺便整理一下车子,但翻腾一下物件后,一块新熨衣板怎么也放不进去车厢,只得将它遗弃在服务总台了。晚上,我给小丫头说,我再睡车内过夜,一定会受不了。这房间两张床,大家放心睡觉好了。
头一搁到枕头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回忆那晚的疲乏熟眠的程度,常会想到,人死后的意识状况大概就这样吧,今晚脱了鞋、从此不再来,那这辈子岂不一了百了?

,  1229  thunder bay—–kenora  463公里

早晨天蒙蒙时,我们早早起身。因冬至刚过,昼短夜长时间已至七点多了。洗舆吃过餐点后按地址移车到dodge车行专修店。

桑德贝地广人稀,除了市中心相对集中点外,各个生活小区、装卸港区、大型工厂的厂房烟囱星星点点散落在苏必利尔湖畔。虽然积雪冰冻、清晨严寒,但早行的各种大小车辆屁股冒着热气忙而不乱地满城穿行、其络绎不绝情景不由使人想起一句西谚:早起的鸟能够吃得到虫子。专修店在城市的略偏僻的角落,因为预先得到了地址,再加上前晚在motel的服多总台墙壁上的城区交通图已经确认了位置,所以,没费多大的事就找到了修车行。

我们来得早,车子很快就进入电脑捡测、上架腾空捡查的序例。在九点钟过后,从多伦多dodge的修车行换电脑板的修车票据中找到电话号码,我打电话给对方说,换过电脑板后变速箱重新亮起了黄灯,并且问题出在离多伦多一千多公里的途中……对方接待员只能说广东粤语,经过艰难的话语勾通,半天以后对方接待员回话说,两个修车行、及所有的dodge delar是联网一体的,这次trasmission的黄灯故障和所换的电脑板没关系。当时我还心存侥幸,如果这次事情与上次故障有牵联、或者说电脑板换的不好的话,可以免费保修一年。再说,这个部位出问题,修理费用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车修了三个多小时,其间,我留小丫头守在车行接待室坐守,温暖的房间里有咖啡、各种杂志及电视。而我到外面附近去走走。穿过一方地砖铺成的广场,场上杳无一人、一车。宽畅的马路边树木秃落了叶、竦竦发抖在寒风中,街口的红绿灯,机械刻板地交替着颜色标识,仅等来极少的车辆。对面是一个偌大的shopping mall。整个商场里各个橱窗布置得琳琅满目,但顾客疏稀、游人寥寥。这里的空调暖气打得很足,暖洋洋的像春天,我杞人忧天地想,不可能便宜到哪里去的租金成本、如此少的购物消费者,商家们的生意该怎么做?我在一家大超市里随意捡了几样牛奶面包、火腿肠等路上必需的食品,付了钱回到修车行。

午后十二点,修车完毕。车行里一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给我介释道,变速箱的毛病出在一个感应器上,因为你是途中临时捡修,如要祥细彻底捡查车要放在这里几天,现在故障排除了,恢复了第四快档坚持到温哥华应该没问题,真有什么情况的话,他还给了我沿途温尼伯、卡尔加里的几家dodge专修店的地址。

谢过修车行排忧介难的二百八十多加币费用,出了thunder bay城沿17公路风驰电掣西行疾进。车况良好,有种如释重负〞春风得意马蹄轻〝的感觉,甚至连思绪想法都显得天真可爱,钱真是个好东西,先前还在坐困愁城脸上乌云密布,化点时间,化几张花花绿绿的纸币票子就可将〞瘟鸡〝变〞活鸡〝,能使百无聊赖的行车赶路、机械刻板的冷色调换成胸中的一片明媚阳光。
佛说〞万物唯心造〝,精神情绪能左右诸事发展方向,怕是不是诓妄之语也。

哈哈,造化弄人。在一片山林道中爬坡道上,trasmission的黄灯又跳出来了,车子故态复萌失去了高速档。小丫头愤然怒道,加拿大也有坑人的地方!回去找他们。我气绥地摇摇头,回去,那有这么容易?车子已经开出百多公里了。
遇情况需要抗事时,主事人对周边从者有很大的精神感染力,此时刻即使哭天骂娘一切徒然。我下意识地吐冒出一句话来,小丫头问道,伯伯,你说什么?我恍然缓过神来,告诉她,真实的唐僧取经故事中,玄奘法师过西域沙漠时,飞鸟惊失马蹄,携带的饮水都倒翻了,法师渴昏在马背上,一个坚强的臆念执着地鼓励他〞誓不向东〝…..

那一天的行程都在郁闷得毫无生气中度过的。回忆至此,鲜有值得笔墨记取的东西。只是在入夜时,沉沉夜幕一扫滞重的云霾陡然放晴,朵朵白云飘浮在蓝湛湛的星空,大地一片谧静祥和,人间、万物仿佛都甜甜密密地睡过去了。远方的天边,有一缕飘拂向上的白烟似雾似气地绽开,最终和云朵柔和在一起的像似白色莲花,小丫头惊赞道,那片云真好看。我告诉她,那是一家工厂的白烟,不出意料的话,漂泊的一天快结束了,白烟深处必有人家,那可能是我们投店歇宿的地方。

kenora是个玲珑剔透的小镇,因多场积雪沉淀及寒气吹凝,这里仿佛是个冰雕世界。街道屋宇、广场树林都浇塑上一层厚薄不匀的冰凌雪冻,圣诞大节刚过,色彩斑阑的圣诞灯处处点缀出喜庆的气氛,似有装点此人间、今夜更好看的神韵。可惜,寒夜街市阒无一人,开了半天车,见有路边一家小酒吧有些吆五喝六的人气,停车上前想问过附近的motel在何方。

一个披头散发老者举着一扎啤酒推开身边的酒肉朋友、嘟囔着先叫我喝酒,另有清醒者见我疲惫不堪的样子叫他别闹。众人知道我从多伦多远道而来、夤夜中途找地方投宿,静场肃穆了。西方洋人只要没利益冲突待人都是上帝的好孩子,一干泡吧客七嘴八舌告诉我如何如何去走。辞别小酒馆我叫小丫头守在车内,我一人踏积雪捡径找到旅馆位置,然后再将车开过去。因为重车来回腾挪甚为不便。

住宿地方是一家城市旅馆,从外型看,四根扁方型长水泥大梁斜插于地然后顶端交集一起,像似支撑起一顶大帐篷。走进房内,格局风格像是垒搭积木似的别致,透过大堂接待堂的斜壁钢窗玻璃蔚然夜空一目了然。但价格不菲,一个两张床的地毯壁炉、带卫生间的客房要100加币一晚,但这么晚了,还能到哪里找到廉价motel呢?

四,1230  kenora—–winnipeg—–brandon  424公里

出了冰雪小镇kenora两个小时,17号国道就此结束。
走完了从茫茫的丘坡林海、北美五大湖北畔钻出来的17号公路,颇有出长江狭窄险峻的西陵峡进入宜昌南津关那种天地豁然顿开、极目楚天舒的感觉。国家1号公路来去双车道隔着灌木林带延伸向远方,路面宽畅且是水泥混凝土浇注的、光洁细腻。但车辆人烟寥落依稀,偶而有加足马力狂奔的车子从我们车身边超走,不费久时便越来越小落到地平线视野之外去了。
这里,告别了安大略省,进入了Manitoba〔曼尼托巴省〕。1号国道西行终点就是温哥华

winnipeg〔温尼伯〕是曼尼托巴省的省会,农牧业大省的曼省140万人口有60%居住在这城市里,而曼省幅园辽阔有六十五万平方公里面积,但大部份北部地区是不适应人类生活的严寒林区。百年前,一条横跨加拿大大陆的铁路修到了温尼伯,使它迅速繁荣起来。短短几年,温尼伯就成为世界上谷物的重要市场,也是加拿大中部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金融、保险业中心。城市的附近有一个二万多平方公里的温尼泊湖,早时,大量的因纽特人依湖捕鱼猎狩维生,西方殖民主义文明来了,土著人敌不过洋枪洋炮作鸟兽散,现在的加拿大政府似有良心过意不去,给了因纽特人优厚的福利政策,但土著人得陇望蜀,时有抗议白人政府抢占了他们家园的民主事件。
近午时份,我们到达温尼伯。

像初到某个陌生城市一样,我车随着公路的车流亦步亦趋、小心探路。沿着1号公路进入城市边缘,但很快就发现愈走路两侧的房屋街市愈稀落,我赶紧将车停靠到路边一颇有规模的加油站,车加满一箱油后站里工作人员不让多停留,他们生意太好了而场地有限。甚至连给我略祥细地介绍一下当地交通的耐心都没有。我的英语干瘪锈涩、需搜索单词组织句子颇费时间,这种情况下最好是问道于警察,我看到路对面有辆警车停在那里监视路面车流交通,于是饶道红绿灯辗转到对面的警车处。

异国人种的警民之间约有十分钟的艰难问答,两个白人警察还为我画了一份去dodge修车行的交通图。按图索骥找修车行不是件很难的事,我叫小丫头留心观察要经过的路名标识、门牌号及时提醒我,随着进城的车流缓缓辗转、经过一大片高不过两层楼的商业区,其尽头就是所有车行的集中地,我们找到了dodge delar

这次修车没费什么周折,我将多伦多和桑德贝的两张修车单据的回执交给行车行,上面有修理资料。车行的电脑记录准确地告诉技工们这辆车的〞病历〝和〞诊断〝。但是,修车化去了半天的时间,颇为麻烦的是修车后车行与我的言语勾通,他们说的一长串话我听不懂,我要问的内容表达不出来。我向车行借用一下电话,将电话打到美国纽约的儿子处,还好儿子与我通上了话,我要他给我电话翻译。原来车行说,车的trasmission变速箱问题没有根本介决,他们只收我一半价格二百五十元,但是现在有了时速一百公里的功能,开到温哥华应该没问题,建议到了目的地后彻底捡修

车开出dodge delar由原道返上1号公路,时下天色断黑、城市灯火通明。本想找个地方吃顿饭,在城区里转了两圈未见中餐馆,却还在一个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违章u -turn〔转回〕。转道后,不断偷窥反光镜、像作贼样溜之大吉,如被警车截下后,警察待人就没有前述问路时的一付和颜悦色了。

诸事不遂心意,有点气极败坏。再说今天仅走了二百公里,于是,披着夜色,踩大油门、车子在1号国道上飞也驰去。
夜间行车有深不见底的神秘感,两道长灯打在漆黑一片的前进道上,似有众生皆睡、惟我独醒、横行天下的感觉。多日来的车程劳顿、饥乏懵懂悉数抛却,大脑神经高度活跃,精神亢奋。这种感受不临其境难以记取的。
夜色尽墨,可以隐去许多外界环境对人情绪的影响,有一书载,韩战时,中国志愿军某部在一山头据险设伏,伸手不见五指之夜欲将人马、轻重武器弹药搬入阵地。全军忙碌一夜布置完毕,翌晨微曦时,众军倒吸一口冷气,啊呀,这么陡峻的山脊之路是怎么过来的?白昼徒手行走都胆战心寒哩,何况携带那么多武器装备!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待到精衰气竭时,前面公路两侧一片灯光像是城镇的样子,停车在路傍加油站上前一打听,这个镇市叫brandon。从温尼伯开到这里已经走了二百多公里。更深夜阑,就此找个地方歇宿吧。

汽车旅馆是一排英国风格的尖顶到底的木板房,周围几棵光秃秃的树耸立在院落周边。小丫头奇怪地小声问我,这人是男还是女?原来旅馆夜班工作人员的形像引人入胜、不得不惹人多关注两眼,身板肥厚硬勒在一女式花布衫里,白炽灯光下,头饰夺目耀眼、钉铃铛啷满脑袋、描眉画睛点口红、说话柔声弱气且歪腻腻的。此人一口气打开四五间房任我挑选。我将车随意移到一间房门口,小丫头准备东西进去烧水泡方便面。我突然想喝酒了,疲惫饥饿状态下最好有点酒精提提神,那一刻的一个小时里,像疯了似的到处找24小时便利店或酒吧间,路边凡有灯光的地方都去光顾过。

整个过程中有两个深刻印像,一,加拿大腹地乡镇是不设防之地,像我这样深夜东走西瞧、探头探脑的样子,外界居然没有丝毫疑惑警觉的迹像。二,这段公路太滥,路面使用经年、石粒粗大、汽车胎磨损一定很厉窖,还有些坑坑洼洼之处。
脚不停步中犯了个记忆错误,加拿大政府对酒类供应有严格控制的,这个时侯的〞酒铺〝专卖店早就关门了。

待续

 

网友评论 (3条)

  • 1楼2019-01-20 08-57-44 评论网友

    这个写得好,有路途的真实境况,加有许多人生感悟,看后截瘫不一.必须要赞一下!!!

  • 2楼2019-01-20 08-57-44 评论网友

    内容审核中……

  • 3楼2019-01-20 08-57-44 评论网友

    内容审核中……

  • 3条记录 当前第1/1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9-01-20 08-57-44
澳洲阳光东岸游,$79/人~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