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极光
首页>旅游资讯>加拿大绝症妇女 不得不到欧洲安乐死

加拿大绝症妇女 不得不到欧洲安乐死

02/27/2014 09:55 发布 类别:旅游资讯  |  浏览(1149) 收藏文章

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会在何时离开人世, 但苏珊•格里菲斯 (Susan Griffiths)却知道, 而且还知道自己会在哪里离世。 她是加拿大温尼伯的居民,身患不治之症, 希望安乐死。可由于加拿大不允许协助死亡,她星期一抵达欧洲, 将在瑞士得到安乐死的帮助。


苏珊•格里菲斯今年72岁,她患了不治之症, 在加拿大又不能让人帮助结束自己的生命。因此她不得不远赴瑞士, 请那里的一个机构帮她实现安乐死的愿望。就是说,她这次前往欧洲实际是去赴她的死亡之约。如果一切能按计划顺利进行, 她的生命将在这个月底结束。
  

上个星期六, 在温尼伯的机场, 苏珊的朋友们送她上飞机前与她拥抱告别, 现场的录音中很难分辨出她们是在笑还是在哭。实际上,就连她们自己也很难说清。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机场送行的告别。 亲属和朋友们都知道这是一种临终的诀别。

  
苏珊说, 如果在加拿大安乐死合法, 那我就不用跑到欧洲去了, 也许几个月前就不再受病痛的折磨了。因为我知道我的未来是那么地无助。 她希望这个月末之前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

  
苏珊是在2012年四月被确诊患了全身神经萎缩症的,以前还以为是帕金森氏症。通常来说, 患全身神经萎缩症的人确诊后,最多还可以再活六至十年。患这种病的人,身体的神经系统逐渐萎缩,目前的医学手段无法治疗, 此病发展下去, 苏珊会卧床不起, 双目失明, 之后无法开口说话, 最后, 身体的所有部件都会慢慢衰退, 不再工作。

  
苏珊说“到那时,我的一切都需要别人来照料, 一切人活着要做的事都要麻烦别人, 包括进食, 包括去厕所, 而最后无法吞咽时, 还要插鼻饲的管子,这些对我来说太可怕了。”在离开加拿大之前, 苏珊已经需要别人帮助, 才能穿上衣服,要大把地吃药来缓解症状。“我要吃十几种药, 每两个半小时就要吃药,减轻病痛的折磨。每天从早到晚都感觉在受罪”。她已经不能自己行走, 要么坐轮椅, 要么靠别人搀扶。除了病痛之外, 她还感觉拖累家人, 因为她整天离不开人。这使她觉得有很大压力。因此她想死, 想光明正大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虽然她也为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感到悲痛, 但她意志已决, 因为对她来说, 选择到外国去安乐死也是对加拿大不允许安乐死的法律的强烈抗议。在加拿大,自杀已经不算犯法, 1972年的刑法已经去掉了自杀算犯法的条款。 但帮助别人死亡却是法律不允许的。虽然目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魁北克省都有想安乐死的人提出法律诉讼,挑战联邦政府的这一法律, 两个省的法院也在举行听证, 但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将是否允许安乐死列入各省司法管辖的范畴。苏珊也曾打听到可以在墨西哥找到自杀的药物, 但带进加拿大是非法的, 她不想连累别人, 最后决定到瑞士去。

  
“这真让我觉得有些气愤。 我是多么希望在加拿大人们也可以有选择自己的生或死的权利。 当人们觉得自己无法再为社会做什么了, 身体也不好了时, 应该给他们提供更容易的选择”。瑞士与加拿大不同, 安乐死是合法的。 而且可以死得很有尊严。就在苏黎世郊外, 有一个非盈利性的团体, 可以帮助希望安乐死的人, 从法律手续, 到实施操作。

  
除此之外, 苏珊还希望越快去见上帝越好。 她说, 虽然她的死亡会给孩子造成冲击,但她想尽量缩短这种冲击。苏珊的家人知道苏珊的决定是严酷的, 但也理解她的想法, 并将陪她到瑞士。 她的女儿娜塔莎说,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个星期。 我甚至不敢想那一天正在渐渐来临。

  
而苏珊却显得很镇定, 她说:“抵达苏黎世之后, 我还要见两次医生, 确定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最后, 证明我自己有能力,可以端起无痛苦结束生命的那两杯水”。


来源:温哥华港湾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20-02-27 19-44-43
好的旅行,其实不贵!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