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200优惠券
首页>旅游资讯>加拿大华裔家长:向温校局主席白蓓蒂提问

加拿大华裔家长:向温校局主席白蓓蒂提问

07/18/2014 18:17 发布 类别:旅游资讯  |  浏览(696) 收藏文章

“要关心子女教育,就要积极参与。”这是家长常听到的劝告,但参与了这一年多,面对温市校局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我的感受是无奈、沮丧、甚至受辱!在公开议会中她对家长的惯常反应是:“我不知道”、“我不回应”,对要表达意见的人是:“你不能表达意见,只可发问”,以往有人向另一位校委提问,她两度拦截,抢著说:“让我回答,我是主席”。


在上星期一的公众会议上,我刚开始向她提出我所关注的问题,她已经表现得十分不耐烦,不断打岔说:“你的问题是什么?你的问题是什么?”我无法说完我要说的!我不明白,我们都教导孩子最基本的礼貌,就是要等别人说完了,自己才说,但身为校局主席,为什么这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怎能作学童的榜样?


或许是因为校局中“伟景”一党独大,令白主席认为可以横行无忌,去压抑不同党派的同僚,并且不但对公众的声音充耳不闻,就是发言的机会也被打压下去,今年二月卑诗教联网上登载该组织与温市校局促使学校及教师在粉红T恤日集中教导学生“性别频谱”,当时我曾向白蓓蒂质疑教师指引中所谓“事实”的医学理据,至今她没有给我回覆。

  
故此上週我一再提问:指引说“性别不只男女两性,而是个频谱,在两者之间或之外,可以随时变动,并且性别会在一个人一生中不断改变;性别是思想产物,与生理无关”。又说“服用荷尔蒙抑压剂是个安全方法,去阻碍第二性徵的发展,日后青少年可慢慢才决定是否服用变性荷尔蒙”。但美国波士顿有一对同卵双胞胎兄弟,其中一个十一岁时服食荷尔蒙抑压剂,至他十四岁时,已比他的兄弟短了五吋。若他改变心意,还可以追回成长的岁月吗?

  
另外今年十月,比利时一名女子Nancy Verhelst服用荷尔蒙、又做了变性手术,她割除乳房也植上男性性器官,最后因无法接纳自己,加上性器官排挤,又不能改变回来,十分痛苦,结果要求医生辅助自杀。又2011年英国一名十七岁男孩Ria Cooper屡次要求父母把他变成女孩,结果他服用的荷尔蒙令他情绪波动,喜怒无常,他曾两度企图自杀,不足一年,他又要求再变回男孩。

  
这只是许多悲剧中的一些例子,是由一些没有医学根据的资讯所误导而铸成大错。我的问题是:温市校委会负起选民所託付的责任,确保学童有安全的学习环境,去接受正确无误的教导吗?白蓓蒂(Patti Bacchus)主席,这是我的问题,我希望你听到了。




来源:温哥华港湾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9-06-26 04-56-58
黄石低至79折!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