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极光
首页>景点>温哥华伯纳比中央公园

温哥华伯纳比中央公园

09/21/2014 19:47 发布 类别:景点  |  浏览(1744) 收藏文章

Burnaby Central Park(伯纳比中央公园)是一座市区公园,距离翔府仅一公里之遥,徒步可达,顺理成章入选太宰和净坛扎寨伯纳比之后的游园首站,后来更成了翔氏夏日傍晚的野餐重地。晴好的周六,太宰和净坛沿着Imperial St,溜溜达达到了公园南面的Pitch & Putt Golf Course(高尔夫小球场),球场西侧有一条小路,直达Lower Pond(低池塘)。从低池塘继续向北,就是Upper Pond(高池塘)。在这两处池塘里,常年栖息着无数灰野鸭和绿头鸭,和暖的日子里,还有肥硕的加拿大雁。
 

池塘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套野餐桌椅,不仅各有大树好乘凉,而且直面碧波荡漾的池塘。非雨季的日子里,带了烤炉和肉串来慢烤,坐在从树叶缝隙中斑驳下来的夕阳里,看着水里肆意追嬉的各种水鸟,任时光渐行渐远,怎一个惬意了得。

 
除了前面提及的几种禽,另有两种随处可见的熟面孔,乌鸦和鸽子。太宰和净坛都常有被亲友问及“那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乌鸦”的经历,每每只得无奈笑答,其实并不是特别地有“这么多乌鸦”,只是真的有“这么多鸟”,而其中又有被中国人赋予了神秘力量的“乌鸦”。至于鸽子呢,数量怕也不少于乌鸦,但于中国人司空见惯,即便这里那里呼啦啦飞起一片,竟也不觉什么。
 

中央公园的池塘规模都不大,所以,虽为公园添了些水的灵气,终究不是以水闻名的园。这里的名角儿是树。90公顷的园子里,随处可见高耸入云的道格拉斯冷杉、西部铁杉、雪松、白杨和枫林。几十米高的树,多,就成了林,且是在城市腹地的原始林,即使姚明那样的个儿,站在这样的树下,也只剩敬畏的份儿。
 

不敬畏却亲昵的,只有松鼠。揽着成百上千年的老树上蹿下跳,一边向来人宣示它们与树林非比寻常的关系,一边步步紧追地讨要“买路钱”。这里松鼠多,肥松鼠更多。圆滚滚的肚子里,一半是坚果,一半是胆子。太宰想,松鼠大概也明白,那些巴巴儿地带了大口袋花生来逛园子的人,十之八九自己个儿是吃不完的,总得拜托他们帮帮口忙。

 
于是你只要掏出一粒,投给其中的一只,不消它呼朋引伴,就已经不知从哪里冒出另外的四五只,个个资深萌,乌溜溜的小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你望,足足看得你油然生出“不散尽袋中花生,着实于心不忍”的愧疚感。只是散着散着也就发现,花生永远是不够用的,因为松鼠们的嘴巴永远都塞不满。看着一张张小嘴撑得像肚子一样大,甚至突然开始担心它们会从背后掏出一辆小推车来载。更有来晚了的,倘自觉油水没捞到足够,就会亦步亦趋跟着走——这便是中央公园的奇景了,见过遛狗遛猫遛鸭子的,可曾见过遛松鼠的?

 
园内纵横交错的徒步或骑行路线大都经过浓密的原始林。从喧嚣的主路进入公园,到盎然的池塘边,不经意又走入大片的密林里,方才人的笑语声和鸭子的拌嘴声倏忽不闻,只剩下树叶窸窸窣窣的低语,和高高的枝桠里鸟儿的脆鸣。走在这样的林间小径上,真就错愕地以为身在远离尘世的野外,被一棵棵成精的老树围个踏实。


有几条看似深入林子里的小路,漾着被树叶扭曲了的阳光,有种光怪陆离的神秘,终于不敢取道,因怕走了进去,不知到达何年何地。其实,便蜗居在当前的时光里,在那些沧桑的老树身上,也看得清岁月的痕迹。只是它们与时间抗争的结果,经由各种角度和姿态的朽塌树干,诠释得铿锵慑人。
温哥华旅游攻略图片

 
太宰的一大收获,便是在这里第一次亲见了传说中的蛞蝓,俗称鼻涕虫的。浑身粘裹了长长短短的松针,在地面上缓缓爬行,又没有声响,不留神就被踩个稀烂。后来更加沉痛地发现,后院菜地里,这些家伙成群结队地肆虐,每天深夜出动,天亮前隐匿,专啃嫩叶和花朵,进食速度惊人。不过既有鼻涕虫的美誉,总归是有道理的:它们行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长串透明晶莹的粘液,鼻涕似。


来源:马蜂窝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20-10-01 07-59-38
好的旅行,其实不贵!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