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极光
首页>攻略游记>天上人间 -- 加拿大落矶山雪线行踪

天上人间 -- 加拿大落矶山雪线行踪

10/14/2011 14:04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1926) 收藏文章

 

    从风物滋润的温哥华驱车东行八百公里,我的小卡车渐渐走上落矶山脉,见一条宝蓝色的河流跳荡而来。路头一转,山口豁然,就进入班芙国家公园的地界了。落矶山脉是北美大陆的分水岭,南北纵贯数千公里,其北段伸入加拿大,地势峭奇,层峰壁立,终年冰川养育着珠玉样的串串湖泊,更有莽林幽深,野兽漫游,是世界上知名的自然胜地。

 

    大约一万年前,地球上最近一次冰河期结束,曾广泛覆盖北美大陆的冰层向高山退守,留下了到处可见的冰川地貌:方宽的U形谷地,薄峭的山峰,巨大的堆砾。其实,冰川退缩的过程到现在还没结束。参考19世纪末的照片,可看出一百年间落矶山的诸多冰川又缩短了三分之一。

 

    加拿大落矶山上有好几个国家公园,紧紧聚在一起,其实是一个地区做了行政划分,其中的班芙公园是加拿大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成立于1885年。园内有两条主要公路穿过,其他地方人迹难至,有的开放景点要在林间小径步行数小时才能抵达。为了减少人对自然生态的干扰,一些原先开放的地区到90年代后期反而大面积关闭了。

 

    不过,通往十峰谷深处的那条简易公路算是一个例外。也许因为那里的砾石湖太美丽,乃至那条路非修不可。黄昏时分,我的五十铃小卡车贸然从一簇杂林后冲出来,天空象是用幻灯机突然映出一列雪峰,我不自禁喊出“天哪”,在陡崖边疯狂地停车,抄起相机奔上坡去抢拍雪峰拖曳的夕照长云;继续前行,才发现佳景还在后面。砾石湖是山谷里一堆巨大砾石把溪水壅塞而形成的。砾堆约有三十米高。读一读科普说明牌,地质学家们对这堆砾石的来历解说不一,有的说是旁边山岩崩落的,有的说是上游某处山体垮塌后,被下滑的冰川载运至此,冰川融化后即落地安家。这种科普说明牌读起来饶有兴味,在游览区到处可见,图文兼具,通俗而有趣地介绍自然历史知识,使游人可随时对照景物,俯仰观察之间有所心得。我读罢科普说明牌,盘旋登上砾堆。魔幻湖水的对面依次排开十座雪峰。多年游历间屡屡有过的一种感觉再次出现,那是对自然的崇敬膜拜,心胸被时间的穿透力镇慑。

 

    在北美洲历史上,落矶山以西的地区被欧洲殖民者称为“最后的边疆”,是十九世纪中叶以后才开发的。直到二十世纪初,这段落矶山还是东部和西部之间交通的畏途,冬季酷寒,雪崩频频,连土著人口也不多。以前欧洲皮毛商受利益驱使,力图打通落矶山的关隘,留下了不少传奇故事,有些地名和那个时代有关,比如尥蹶子马山口,就是纪念一个被自己的马踢伤胸膛的倒霉蛋。还有的自然探险家把生命的光彩留在山里,如1930年代的一位女登山家,曾以一天一座的速度,连续登上路易丝湖周围的十几座雪峰。

 

    路易丝湖是班芙国家公园最闻名于世的地方。它如一面仙镜,很安泰、很孤芳自赏地藏在一丛雪峰的怀抱里,阳光下的湖水蓝得让人眼睛错焦。远端的维多利亚冰川雄壮而姿仪万千,据说极具瑞士风情,倍受好莱坞青睐。

 

    蓝色是冰川湖的特征,成因是冰川下滑过程中把山岩刮碾成粉末,带入湖中反射阳光,就产生了美丽的蓝色。落矶山的湖并不都是冰川湖,灰色地泉湖和蓝色冰川湖比肩相邻,两者差别一望可知。我在阿萨巴斯卡冰川与一群老人同乘一辆游览车,全车加起来足有4000岁。随车导游问:“你们知道冰川湖为什么是蓝色的?” 满车人齐声快乐回答:“岩石粉末!”显然,他们已在别的景点获得这一知识。科普工作做得如此轻松而有效,实在令人感佩。

 

    野生动物是落矶山的一大自然资源。灰熊、野山羊、狼、鹿等自由游荡,公路边就有鹿群旁若无人地吃草和休憩,没人打扰它们。告示牌提醒游客,喂野生动物是违法的,一是防止动物伤人,二是让动物在严酷的自然环境里保持生存本领。告示牌说:你爱这些动物,就不要喂它们。

 

    如果说路易丝湖是加拿大落矶山的一个美极眩目的斑点,那么冰原公路是一条神采飞扬的飘带。它贴着分水岭一箭北射,长230公里,从路易丝湖通向当年的皮毛贸易重镇嘉士珀,沿途可观赏连串冰川,每个转弯都展开全新的画卷。80年前,这段路还是泥泞小道,运送给养的马车要挣扎两个星期才能走完,而今天驾车飞驰只需要两个半小时。

 

    但我在冰原公路上花了两天时间。骑跨分水岭的一系列冰原,厚达数百米,发育出诸多冰川。冰川融水分别流入太平洋、大西洋、北冰洋三个水系。其中的哥伦比亚冰原面积达300多平方公里,是一个重要观光点,夏季客流涌涌。特制的冰川游览车有巨大的轮子,可以跨越冰隙,把客人运上阿萨巴斯卡冰川的表面。脚下的冰层是千百年前的雪花积压而成的,从深不可测处反射上来蓝黑色。时空的错位和对接,可令有心人大发思古之幽情。

 

    更使我入迷的是站在公路边,面对冰川近在咫尺从绝岩间挂下,透过镜头细察冰川断面的叠挫纹理,感受自然的恣意创作。我攀上一个游人稀寥的山岗,迎着冰谷吹来的猎猎冷风,用望远镜追随远足探险者。那些人身背行囊,经过只长半边枝干的树,踏上沟纹遍布的冰川,向远而又远的冰崖下一个小窝棚迈进。在巨岭、冰河、高天风云的背景下,他们的踽踽背影那么渺小,但又那么坚定。

 

    此时风起云涌,野花就在脚边劲放。

 

    我很难离去。一个生活在现代都市为了一切而殚精竭虑的人,能有机会从远远的天上冰川回头检阅自己的生活,幸莫大焉。  

 

弓湖图说:

    弓湖边有个客栈,是幢童话般的三层木楼,隔着湖水遥对冰川断面,那冰川就是弓湖和弓河发源处。冰川退缩,吊在山上,庞大的断面释放出融水,形成瀑布,哗哗声几里路外就能听见。傍晚骤然降下暴风雨,这码头对面的那两个山头后电闪频频,老天爷在甩手榴弹玩呢。我被雨墙追着,拔脚狂奔刚逃回客栈,巨大的一瓢水就轰隆泼在门上。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20-08-03 17-12-08
好的旅行,其实不贵!
关于温哥华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成都途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拥有最终解释权 蜀ICP备10200285号